顾杉

超级喜欢你

【澜巍】我与你 一见如故(三)

自从和沈巍确定了关系后,赵云澜和沈巍在一块的时间就越来越长,大有一副除了沈巍身边哪都不去的意味在里面。
这不,这俩小情侣现在又在客厅里腻歪。
“黑老哥,你说,你对我隐瞒身份这么久,我现在啊还是一想起来就胸口疼。”赵云澜坐在沙发上,嬉皮笑脸的看着沈巍,话音刚落便做出一副胸口疼的样子,那面目狰狞的活似一个刚刚被砍了的幽畜。
沈巍愣了一下,随后抬起头有点紧张的看着赵云澜“那你想怎么样,我不是都已经进了特调处了吗?”
赵云澜把捂在胸口上的手撤了下来,放在沙发上坐正了身体“是啊,可是有些东西吧,做过之后吧就好像永远都忘不了一样,想起来就疼的难受。你说,我要是一开始就知道你是黑老哥,肯定早就和你在一起了...”赵云澜顿了顿,看了看沈巍“你看看,我到现在才知道,怎么想都很难受,你说你,又不可能把我的记忆给消了不是。”
沈巍似笑非笑的看着赵云澜,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呢。”
赵云澜听了之后笑容有所收敛,就这样沉默的看着沈教授,沈教授也不说话就这么笑着看他。这种诡秘的沉静直到大庆从窗外跳了进来才消失。
大庆抬头看了看赵云澜又看了看沈巍,感觉这气氛有些古怪让他这只肥猫有些摸不着头脑“鬼见愁,你是不是该回一趟特调处了啊,消失这么多天和沈老师在这腻歪,是不是都快把我们忘了啊,虽然没有什么案子,但是特调处你总得去啊。毕竟上面要是有什么突击,你在我们好歹还可以放心啊。”
赵云澜低头看了看大庆,又看了看沈巍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确实该回特调处了,也要让你们和我一起庆祝一下特调处终于不止汪徵那个小丫头一对小情侣了。天天看他们腻歪我头都大了,也该让他们体会一下闪瞎狗眼的感受了。老婆,你说是不是啊。”
沈巍听到这话,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丝毫没有刚才笑里藏刀的样子,就像一个被欺压的小媳妇似的。
大庆是受不了这两个人无时无刻不在发糖的样子,抖了抖脖子就变成了小青年的模样“我说你,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感受,每天这样都不嫌腻得慌。我先去特调处了,你们待会过来吧。”说完大庆就开门走了,赵云澜摊了摊手冲着沈巍说“我们也走吧,也是有一段时间没看见老楚他们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没了领导的监督就又在偷懒,要是偷懒的话就一定要扣他们的年终奖的。”
沈巍看了看他,拿了外套就和他出去了。
在车里的时候,赵云澜开车也不得安宁,随时随地都能冒出两句话来,每次都弄得沈巍面红耳赤的。这也不能怪赵处,毕竟谁能抵抗的了喜欢的人的糖衣炮弹呢,对沈巍来说就这样陪在他身边听着他说些不着调的话都是很幸福的。
赵云澜转过头“你怎么老是不说话,我们可以换个话题,或者挑个你感兴趣的,我们来聊聊。不是我跟你吹,我上知地理下通天文的还真没我不知道的事,就是有那你也是可以教我的嘛。所以黑老哥,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知道的让我们来聊一聊啊。”
“……”
“诶,沈巍,你怎么不理我啊。”
“……其实,我们可以不说话。”沈巍看了看赵云澜很自然的笑了一下。
赵云澜有些语塞,不知道该回以什么样的表情只能吞了吞口水以此缓解一下尴尬。
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会,赵云澜又哼起了小调。刚刚觉得世界安静了的沈巍,又疑惑的看着赵云澜。赵云澜笑了笑“你只是说不能说话又没说不能唱歌。”刚说完就又哼起了小调,若是知道这首小调的人,一听就知道这是一首向爱人表达爱意的歌曲。
快到特调处的时候,赵云澜不哼歌了也不说话就这么沉默的看着前面,沈巍有些好奇就转头看了看赵云澜,不回头还好一回头却发现这人的神情似乎和记忆里的人影重叠了,倒是多了分岁月静好的感觉,就连那胡子都多了分温润如玉的样子。
恰巧前面是一个红灯,赵云澜停下了车习惯性的看向沈巍,正好撞进了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中,好似其中有万分深情令人窥不见底。
“沈巍,你以前就一直叫沈巍吗?”赵云澜知道黑袍大人位高权重,可是却怎么都找不到关于这人的一点踪迹好像这人是凭空出现的一样,而赵云澜唯一能想到的便是沈巍换了一个名字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过往。
沈巍看着赵云澜好像眼前的人就是他此生的唯一似的,一秒钟都不愿意挪开目光“是的,我一直就叫沈巍,只不过以前是山鬼‘嵬’罢了。”
赵云澜想了想,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个名字“那为什么突然就改了呢?”
沈巍笑了笑“因为有一个人说‘山鬼,这倒是应景,不过气量倒是小了些,你看着世间山水相接,巍巍高山绵延不绝,不如给你加上几笔,叫巍得了。’”
赵云澜听着欠抽的语气有点耳熟,总觉得像在哪听过,不过脑的就说“谁这么牛逼,一下子就把人家名儿给改了,多大脸啊他。”
沈巍笑了笑,倒是没计较什么“一个故人罢了。”
赵云澜点了点头,看见到了特调处,立马停下车就下去给沈巍开门了,就连沈巍出个车门都不忘给他挡着头害怕把他磕到哪儿了。
一进到特调处,就闻见一股浓重的酒味,赵云澜顺势望去就看见了喝的不省人事的祝红,桌上放着不知道多少个酒瓶,数都数不过来。赵云澜把汪徵叫了过来让她把祝红拉去休息,给她洗个澡,不然浑身酒味弄得谁都不好受。做完这些,赵云澜就看见林静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走过去就给他脑袋一个爆栗“这几天偷得懒都从你奖金里扣,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林静苦哈哈的说“你这是压榨劳动力。”
赵云澜没理他,回头对沈巍说“你随便坐哈,想干啥干啥,我去图书馆看看。”
沈巍点了点头,赵云澜看着他没什么其它表情就疾步走进了图书馆。刚进图书馆就看见桑赞在那里整理书籍便对着他说“桑赞,帮我把关于四圣的书都拿来给我看看。”
过了一会儿,桑赞就带着一大堆书过来了,赵云澜有些惊讶“桑赞,我是让你找四圣,不是让你给我找事儿啊,这么多书,是刚刚没听清吗?”桑赞摇了摇头“不,不是的,赵处,这些,都似,是关于四圣的。你,你看,这本,再看看,这本,都,都是和,四圣有关的。”
赵云澜本来就不喜欢读书,看到这些一下子就一个头两个大了,想着还不如让沈巍讲给他听,还能听听老婆声音解解馋。挥了挥手对桑赞说“好的好的我知道了,麻烦你了,桑赞。你先去忙吧,我有什么需要再叫你。”
桑赞点了点头,转身继续去整理书籍去了。赵云澜坐下,翻了几本书看见了一本比较薄的书,这下激起了赵云澜的兴趣,毕竟我们赵处可没有太多耐心,坐下来安安静静的看完一本书。
翻开书,赵云澜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名字,“昆仑”,赵云澜情不自禁的读出声,总感觉这个名字有种说不上来的熟悉。

评论(3)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