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杉

超级喜欢你

【澜巍】我与你一见如故(八)

自从那件事过去之后,特调处的人发现赵处和沈教授之间的氛围怪怪的,要么是两个人坐的远远的谁都不说话,要么就是两个人坐一块,赵云澜死死地盯着沈巍,又或者是沈教授每每想和赵处说话的时候看到赵云澜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就又把话压了下去。真是让特调处的小伙伴们摸不着头脑。
像这样低气压的氛围一共持续了三天,直到出现了新线索才有所缓和。由于在抓捕嫌疑人的过程中让小郭受到了些意外,导致其性情大变。
于是沈巍和赵云澜一起去了医院,赵云澜在途中还对沈巍冷嘲热讽的,刚出电梯门就对沈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大人,您先请。”
沈巍看着他有些急躁“赵云澜,你能不能不要这样阴阳怪气。”
赵云澜冷哼一声“阴阳怪气?我哪敢啊,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哪敢对您不尊敬啊。”
沈巍表示很无奈,有这样的男朋友是还能分还是咋的,除了顺着他还是只能顺着他,真是有点头疼。
等见到成医生,赵云澜向成医生询问关于人格分裂的事,成医生便如实告知,赵云澜听后谢过成医生便离开了。
等赵云澜和沈巍回到特调处,就看到小郭躺在沙发上,然后看见楚哥过来娇滴滴的向赵云澜问候,嗯,那画面,我相信赵处是永远都无法忘怀的,楚哥黑历史跑不掉了。
等着赵云澜不耐的踹了踹沙发“醒醒,别说了。”小郭刚醒就拿枕头往赵云澜身上一摔“吵什么吵,神经病。”
赵云澜刚准备发火就被楚哥拦住了,看着楚哥一副快要哭了的模样,就立马双手撑着沙发把头低了下去,沈巍拍了拍他的手臂就走了过去,赵云澜似乎也快待不下去了,站起来转身就走,走的时候还不忘大吼了一声“恶心啊,这地方可真是没法待了。”
等走到沈巍身边火气才消了一些,“你说你当初要是把这样的人介绍给我,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沈巍看着赵云澜的样子,犹犹豫豫地说“我...是不是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赵云澜听后挑了挑眉,看着沈巍“如果你是麻烦的话,最好给我多来几打,然后好好的烦烦我这辈子。上次的事情,就算了,我等着你亲口告诉我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
沈巍忽地就开心了起来,连语气都雀跃了几分“好。”
赵云澜看着沈巍的样子,似乎也就没那么生气了“我已经问过成医生了,人格分裂是不可能传染的。”
沈巍思忖了一番,说道“是的,所以只能是异能在作祟。”
赵云澜抓了抓头发“是啊,所以我们得尽快找到关于这些事情的线索。”
赵云澜点了点头,沈巍看着他“事不宜迟,我需要赶快去一趟地星。”说完就准备离开了。
赵云澜一听,这可不乐意了,立马伸手挽住了沈巍的手“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哟。”说完还对沈巍眨了下眼睛。
沈巍拉开他的手“你省省吧,谁中招你都不可能中招的。”
赵云澜看着沈巍离开的身影甩了甩手“真没情趣。”
赵云澜在特调处里转了两圈,就出门去了海星鉴,从高部长那得知出租车司机逃跑后,整个人简直急火攻心,火急火燎的回到了特调处。
祝红看到了赵云澜这副样子,哭哭啼啼都说“人家好伤心啊,都不能替你分忧解难,人家真的是好没用啊。”
赵云澜翻了个白眼,感觉一个脑袋两个大“这特调处真的是没法待了。”
林静和着咖啡走了出来“诶,也真是的,一个两个的都这样,没办法啊。”
赵云澜看着林静“你说,这些人里面怎么就你没事?”
林静有些遗憾“老大,难不成你还真希望整个特调处全军覆没啊?放心我是不会打扰你和沈老师的二人世界的,我林静这个人啊,平时最没啥存在感了。”
赵云澜按了按太阳穴,又拆了一根棒棒糖开始吃着。
到了晚上,赵云澜被那出租车司机绑了去,黑老哥出手相救,因为那出租车司机的消失,所以才让特调处全员恢复了以往的模样。
后来,赵云澜和沈巍二人又解决了一两个案件,便开始梳理案情,了解到这些死者都与团圆夜的一个孕妇有联系。小郭看到了孕妇的样子,结结巴巴的说“赵...赵处,这个女的好像是向阳哥的老婆啊。”
赵云澜听后就笑了“是的。你说的没错,这所有案件的关联点就是这个王向阳。我想,我真是小看他了,利用那些地星人想要报仇的心来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还真是小瞧他了。”
沈巍扶了扶眼镜“该收网了。”
到了夜晚,特调处全员将王向阳堵在了巷子内,听着他想要报复社会的一番话,听完之后,鸦青出现就将他带走了。
鸦青与王向阳站在屋顶,王向阳用功德笔画下符咒“等我大仇得报之日,我便将我拥有的一切都献给老板。”
此时的地星,眼看天柱的禁锢已经越来越微弱,摄政官背过身子道“这夜尊,终是压不住了啊。”
沈巍和赵云澜一起回了家,上了楼就听见赵云澜说“你这几天待在我那的日子,可比你待在自己的家时间都长。”
沈巍笑了笑,没说话,拿出钥匙就开了锁,这个时候赵云澜凑过来“你有没有闻到什么烧糊了的味道。”沈巍皱了皱眉,打开门,看见了家里一副凌乱的模样,赵云澜看到这情形立马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查看沈巍家里的情况,检查了一番才说“你家里的样子和海星鉴被袭击的时候一模一样啊。”
自己家是没法住了,沈巍只好跟着赵云澜去了他家。赵云澜给沈巍倒了杯水,就拉着沈巍坐在沙发上“明天我们一起去海星鉴看看,今天事情挺多的,就早点休息吧。”
沈巍喝了口水“那我睡沙发。”
赵云澜立马制止,一把搂住沈巍的肩“诶,这可不行,你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睡沙发呢。”沈巍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赵云澜转了转眼珠“你当然是跟我一起睡啦,哪有让老婆睡沙发的老公啊,如果我真的那样做,岂不是很过分?”
沈巍转头看着赵云澜,耳根又红了起来“我...我还是睡沙发吧,或者去员工宿舍将就一晚。”
赵云澜表示自己很不开心,为什么老婆总是躲着我,不开心。赵云澜又向沈巍凑近了些“沈巍,你这样就是对我有意见了。”
沈巍有点委屈,“意见是没有的,但是,你总是这样...”
“我哪样啊?”赵云澜又往前挤了挤,嘴都快贴到沈巍脸上了。
沈巍看着赵云澜忽然放大的脸,有点愣,倒是有些没反应过来。赵云澜忽然就在沈巍脸上亲了一口,“好了,你去床上睡吧,我呀,还是在这沙发上将就一晚吧。”
沈巍看着赵云澜,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感觉刚刚就像做梦一样,他看着赵云澜把手缩回去站了起来顺便伸了个懒腰,转头对他笑一下,就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把头搭在了沈巍的腿上。
沈巍看着赵云澜的笑眯眯的看着他,毫无招架之力,只好把他推了起来,看着地板说“那...那还是睡床上吧,睡沙发,着凉了就不好了,而且你身体刚好,要是出了什么毛病,大庆就要来找我算账了。”
赵云澜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等到把沈巍拐上了床,赵云澜就开始各种不老实,比如到处乱摸啊,真的是让人没眼看,都说兔子急了都要咬人,沈巍也不例外,低声警告了一下“赵云澜。”
赵云澜听了之后住了手,就把手安安分分的搭在沈巍的腰上,看着怀里的沈巍超级委屈“你说你骗了我这么久,我真的是很难过啊。而且你拿你自己的命和我共享,我是真的很担心你,你到底知不知道,如果没有你,你让我一个人怎么办?难道让我天天看着你的照片诉说情谊吗?”
沈巍没有说话,翻过身把头抵在赵云澜的胸前。赵云澜揉了揉沈巍的脑袋“沈巍啊沈巍,你说,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才好。你分明就是在逼着我离不开你啊。”
沈巍听到之后很沉默,没有说一句话,就死死的咬着唇。过了一会,沈巍忽然抬起头,发现赵云澜在黑暗里的眼睛亮的惊人,沈巍一狠心,就抬头顶了上去,在赵云澜的唇上落下一吻,磨砂着他的下唇瓣说“对不起。”
沈巍刚刚准备偏开头,就被赵云澜按住了头“沈老师,接吻可不是这样的。”说完就加深了这个吻。沈巍哪是赵云澜这样的情场浪子可以比拟的,三两下就投了降,被吻的七荤八素的。也不知道赵云澜是不是属猫头鹰的,在这么暗的天都能看到沈巍的眼尾泛起了好看的粉红色,可能这就是爱情吧。爱情让他学会了夜视,了不起。
等赵云澜吻够了,就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唇,又凑到了沈巍的耳边“沈教授,晚安。”
沈巍听完之后就闭上了眼睛,感受到赵云澜在他身侧的手紧了紧,没过一会儿就听见了赵云澜均匀的呼吸声“云澜,晚安。”

评论(4)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