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杉

超级喜欢你

【澜巍】我与你一见如故(十二)

赵云澜走出特调处就发现汪徵带了一个人进来。赵云澜看着来人笑了下,就听见他说“赵处长,请跟我走一趟吧。”
赵云澜一挑眉毛“我看是有人坐不住了吧,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来找你的。”
走出特调处,赵云澜看着眼前隶属于星督局的车有些疑惑“老爷子这都亲自来了,这是有何贵干啊?”
郭长城他二舅说“赵处长,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
赵云澜抖了下衣服,就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在车里毫不意外的看见了赵心慈,赵云澜看向车外。赵心慈看着前方“赵云澜,你太让我失望了。”
“赵局,我们是回星督局还是海星鉴。”
赵心慈看了一眼赵云澜“去他家。”
到了赵云澜家里,赵云澜就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把腿敲在了前面的桌子上。
赵心慈两句话就说走了郭长城的二舅,关上门走到赵云澜的面前“比我想象中的干净多了啊,看来你还没有对自己放纵过度。”
赵云澜扣着指甲,不经意的说“你不是他。”
赵心慈瞥了赵云澜一眼“哦?何以见得?”
赵云澜吹了吹指甲,拿出了带在身上的黑能量枪“这个你总认识吧?专门对付黑能量的枪,要是打在普通人的身上,毫发无损。但要打在地星人的身上,一打一个准。”
赵心慈一笑“很好,胆大心细。”
赵云澜拨动了扳机“你别学他说话。”
赵心慈坐到了赵云澜身边,对他讲起了当年的事。赵云澜了解了之后感叹了一句“怪不得自那以后,他就连连破获答案还得了一个什么地星人猎人的称号。”
赵心慈刚准备拍下赵云澜的背,就被赵云澜躲了过去“让他和我说话。”
父子交谈,不欢而散。赵云澜一个气极就夺门而出。
在返回特调处的途中碰见了祝红,祝红担心赵云澜和他发生了争执,赵云澜却毫不在意的说“蛇族想要逃跑了,想带着他们的这位圣女找到一个蛇洞里躲起来。”
祝红看着赵云澜“赵云澜,你能好好说话吗?”
赵云澜向前走了一步“随便你,你要是觉得我罩不住特调处,你想走就走。没有人会拦你的。”
祝红看着赵云澜准备走了,一下子就叫住了他“赵云澜,我就问你一句,到底有没有人想要拉住我?”
赵云澜没有回答她,径直向前走去。这下祝红可不乐意了,跑过去一把拉住了赵云澜的胳膊“你回特调处?”
赵云澜点了点头,一下子剥开了祝红的手“沈巍那边一直没有什么消息,我怕出了什么事,得回去看看。”
祝红抿了抿唇“赵云澜,在你心里,我连沈巍都比不上?你连一句留我的话都舍不得说?”
赵云澜转过身,看着祝红“你要是想走的话,奖金照发。”
祝红自嘲的笑了笑“你混蛋。”
赵云澜摊了摊手“你温柔善良,纯洁漂亮,干嘛非得这么死心眼啊?你看啊,我这个人吧,嘴贫人贱,脾气还不好,温柔体贴装不了三天就原形毕露,而且我还特别的败家啊,那过日子的事,根本就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闯起祸来是一套一套的,连我爹都嫌弃我。”
祝红眨了眨眼睛,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赵云澜看见了拆了根棒棒糖递给她“你说你这么大一美女,到哪都能过上很好的生活,干嘛非得这么想不开啊。”
祝红看着赵云澜接过了棒棒糖,轻声说“赵云澜,只要你一句话,只要你给我一句话。我立刻跟族人断绝一切关系,上刀山下火海,我跟你到底。”
赵云澜背过身,挠了挠头发,最后尴尬的笑了两声,转过身看着祝红“红姐,你说咱俩认识这么久了,无冤无仇的,我干嘛非得这么害你啊。”
祝红看着赵云澜,心里有种说不出口的苦涩,赵云澜拍了拍她的肩膀“只要你过得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祝红擦了擦眼睛,这个时候鸦青从背后抓了祝红一下,对着赵云澜笑了一下就走了。
赵云澜看见祝红受伤,立马带着她回了特调处,小郭看着赵云澜带着红姐回来有些惊讶,直到看见红姐身上的伤口才反应过来“红姐受伤了?”
“别废话,去拿药箱过来。”
小郭拿了药箱回来看着赵云澜,赵云澜看着小郭手里的药箱又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祝红,立马命令小郭去给祝红包扎。
小郭结结巴巴的说着自己不会干这个,赵云澜叹了口气“不会,不会就学啊。”说完就走进办公室,点了根和沈巍联络的蚊香,迟迟不见回应。
第二天白天,楚恕之把祝红睡了一夜但是怎么叫都叫不醒的情况告诉了赵云澜,赵云澜皱眉走到祝红面前叫着她的名字,却还是没有反应。
赵云澜刚准备离开就被楚恕之推了一把,趴在了沙发上,赵云澜一起来就准备揍楚恕之,楚恕之却指了指赵云澜的衣角,赵云澜低头一看却发现祝红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衣服。
赵云澜拧了拧眉,老楚却笑了一声“她愿不愿意醒,就得看你了。”说完就带着小郭走了出去。
赵云澜拉开了祝红抓着他衣服的手,拉着祝红的手躺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准备入祝红的梦把她带回来。可是祝红却宁愿沉迷梦境,不愿醒来,反手伤害了赵云澜。
此时被锁天柱的沈巍猛然感受到了赵云澜似乎是受了伤害,喃喃自语道“他出事了,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本体会如此的不安?”思考了半天的沈巍没有得到答案便冲着天柱大喊“他在哪,他在哪!”
夜尊轻笑出声出现在沈巍的面前“怎么,担心了?”
“你对他了什么?”沈巍怒视着面前的夜尊。
“欸,一场多么美好的爱情美梦啊。所有人,都会愿意沉醉其中,永生不醒。”
夜尊看着沈巍,慢慢的逼近“我很好奇,你的梦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亲爱的,哥哥。”
“我没有梦。”沈巍偏开头,不愿意看到夜尊。
夜尊对此丝毫不介意,一把掐住了沈巍的下巴,强硬地扭过他的头,直勾勾地看着他“是没有,还是不敢做呢?”
“我没有必要做梦。”沈巍合上了眼睛。
“那太可惜了,你不知道,赵云澜在梦里,多有趣。”夜尊松开了捏着沈巍下巴的手,
“我不许你碰他,不许你碰他!”沈巍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弄得锁着他的铁链“咔咔”作响,甚至连额头上都爆出了青筋。
夜尊见到此景,便大手一挥,将此刻祝红的梦境展现在了沈巍面前。沈巍看到赵云澜拦着祝红,看见小郭被赵云澜踹了出去,看到赵云澜蹲下身子安慰祝红,看着祝红向赵云澜表明心意又看着赵云澜拉着祝红离开了梦境。
沈巍觉着自己的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似的,他忍受不了赵云澜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别人,也见不得他这样温柔的对待除了沈巍以外的另一个人更是无法接受有人向他表明心意。
若是一开始没有在一起就算了,可是现在既然已经在一起,像这种事沈巍是忍都忍不下的。他原本就偏执,占有欲极强,他见不得别人用着露骨的眼光看着赵云澜也见不得赵云澜对每个人都笑,他有的时候恨不得将赵云澜囚禁起来,让他今生都只能看着沈巍一人。
可是沈巍知道,这不可能,既然已经决定这一生就安安静静的待在他的身边陪着他守着他,除了愿他安好便别无所求。
夜尊看着沈巍挣扎的样子,他原本应该觉得痛快可是现在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感觉心头苦涩,感觉到了以前压抑着一万年的情感都在此刻汹涌澎湃。
如果说,昆仑是一束光照亮了沈巍的生命,给了他再生的机会,那沈巍便是一团火燃烧着夜尊的一生。
沈巍和夜尊本是昆仑肩上的一团火掉在大封之地幻化而成,沈巍一出生便是鬼王,夜尊却被沈巍压制,可是沈巍却答应了夜尊要护他一世会好好的护着他这个弟弟。
夜尊也觉得当不上鬼王,安安心心地在沈巍身边当个弟弟被沈巍保护着也很好啊。
夜尊觉得这样生活很舒服,有人宠着疼着护着,就是闯了祸也有沈巍护着。直到有一天,夜尊不见了,沈巍找了他很久都没找到。
沈巍抱着找夜尊的心走遍了万千山水,可是都没有发现夜尊的踪迹,直到他在邓林之阴遇见了昆仑君,他看着那人青衫飘扬,衣诀翩飞,微微侧头,对着他微笑。沈巍觉着,这便是心动的感觉了吧。
自初见之后,沈巍便跟着昆仑,昆仑去哪他都会跟着,而昆仑也带着沈巍走遍了这天下的名山大川。
在许久之后,沈巍终于找到了夜尊,却没想到二人竟站在了对立的两端,他看着夜尊在他面前跪下,对着他说,是那个贼酋控制了他并且要挟他,让夜尊为其卖命。
沈巍听着夜尊说着这些年的苦楚,听着夜尊说着他这些年找他找的多辛苦便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扶住夜尊,在他的耳边轻声道歉“对不起啊,弟弟。”
昆仑消灭了最后一个敌人,便听见沈巍说了这话“弟弟?他是你弟?”
沈巍没有理他,而夜尊却用余光看了昆仑一眼,想起了手下人的情报,上面说着沈巍这些年都和这样的一个人在一起,便准备将此人除之而后快。
沈巍看着夜尊很快就红了眼眶,于是他缓缓地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夜尊此时却忽然抬起了头,一下子凑到了沈巍的面前,恶狠狠地说“怎么会,该死的人,是你。”

评论(2)

热度(122)